2007年12月31日 星期一

馬英九!帶領我們重回執政吧!

話說回來,新竹如果選對人出來,我們就不會失去版圖了!
安太蚯


黃創夏:螞蟻雄兵 馬英九之“終極武器”
http://www.chinareviewnews.com 2007-12-31 01:46:46

  中評社台北12月31日電(作者 黃創夏)馬英九的“特別費”二審宣判“無罪”,在他的競選總部中,一堆“義工媽媽”們相擁喜極而泣,長達一年多的陰霾,終於讓她們有了撥雲見日的欣慰。

  不要小看這種“義工”群,在國民黨的政治領袖中,只有馬英九有這個“終極武器”,擁有遍灑台灣各地,不知有幾萬個、還是幾十萬個的“義工”,讓馬英九在1998年、2002年,以及和王金平“黨主席之爭”三場戰役,異軍突起,總是獲得壓倒性的勝利。

  目前,在國民黨副主席詹春柏統籌、前台北市副市長葉金川與前台北市民政局長何鴻榮的執行下,馬英九為了2008年的“總統”大選,以“義工”為骨幹的“螞蟻雄兵”團,也正如火如塗地綿密組織當中。

  和國民黨其他政治領袖迷戀黨機器不同的是,馬英九引入了類似民間社會的“多層次傳銷”的“老鼠會”模式,當他選舉時,最後動員催票的秘密部隊。

  馬英九的“Long Stay”就是這種布署的前奏曲,他學習多層次傳銷的模式,第一站就是在前台中縣長廖了乙的建議下,馬英九找到了“補強”已鬆散的基層組織的新方法。

  馬英九每到一地,詹春柏都要求地方黨組織“不准”動員黨員來“充場面”,而是要求國民黨地方黨組織,透過宣傳車到大街小巷廣播“幾點幾分,在什麼地方,馬英九會來和鄉親抬槓(閩南語:聊天)”。

  群眾招攬來後,馬英九的“工作小組”會在門口發放小卡片,以不強迫而聽任民眾主動填寫的方式,如果有興趣的民眾,可以留在“姓名”、“住址”、“聯絡電話”等基本資料。不要小看效果,一個場子500-600人到場,往往有300-400人願意填寫資料,光是在台中縣東勢這一地,曾經一個下午,就蒐集了一千多張卡片。

  這些卡片,地方上黨組織留存一份、執政的縣市內,縣市長和該區“立委”也有一份、非執政縣市,有心參選的“立委”或爭取下任縣長提名者也有一份,並且都在一天內,匯整到馬英九競選辦公室,由“義工”建立電腦資料庫。

  當馬英九離開當地,到下一站之後,“工作小組”就會根據當到蒐集到的資料,打電話感謝這些群眾,接手後續的連絡,葉金川和何鴻榮等負責“後援會”系統組織的負責人,則開始協助將這些散兵、游勇,組織成一、二十人不等的“後援會”。

  這種“後援會”和過去的“李登輝之友”、“連戰之友”、“宋楚瑜之友”會不同的是,並不是“由上而下”由組織力量去發動,而是“由下而上”的成長,因發自基層民眾之主動,動員的熱情反而更強。

  後援會的最主要功能,就是在投票日的當天,發動他們身邊的“人脈關係”,密集的“樓頂招樓下、阿公拉阿媽”到投票所去投票。協助國民黨黨組織的動員,形成四次、五次“催票”的“複式動員網”。

  1998年,馬英九靠這個“催票武器”擊敗陳水扁,2002年馬英九依然靠這武器壓倒性讓李應元重挫,但系統都僅限於在台北市區域中。和王金平爭奪黨主席之役,黨員系統開始布局,也正因為“螞蟻雄兵”奏效,雖然當時國民黨的絕大多數派系領袖、民意代表,都出面挺王,但馬英九仍以7:3的壓倒性優勢,讓王金平飲恨。

  面對民進黨的執政優勢、陳水扁的強攻猛擊、加上國民黨日益凋零的基層黨組織,馬英九透過一波又一波的“Long Stay”,詹春柏、葉金川正在幫馬英九構築更綿密的全台灣大街小巷都存在的“螞蟻雄兵”,以便在3月22日,能夠貫澈催票,一票都不能少,讓所有的支持度,最後都能成功轉化成“得票數”。

1 則留言:

阿布 提到...

http://www.youcute.com.tw/CCC/index.aspx?act=article&aid=116929095

其實我們都心知肚明,真是為難張議長了。